微信七年,十面埋伏 – 微信,子弹短信,社交 – IT之家

原标题:口无遮拦的钉钉与坐立不安的腾讯

01

01

宝马娱乐在线 1

首先要给今日头条的公关团队点个赞,媒体放风、CEO发问、对标友商、官方曝光……娴熟的公关动作下,尽管今日头条的社交产品还没掀开面纱,在媒体争相带节奏的氛围中,已然成为微信的头号敌人。

2010年11月,久未露面的张朝阳显得很亢奋。在搜狐上海淮海中路的办公室里,身穿双排黑色大衣的他当着所有记者的面打了一个电话,然后大声告诉众人:“王力宏也要在搜狐开微博了。”

2010 年 11 月 27 日,深夜十一点半,仍在加班的张小龙忍不住发了一条饭否:
一个产品,要加多少的功能,才能成为一个垃圾产品啊。

今日头条的社交野心可谓路人皆知,甚至可以在一连串已知或不确定的“爆料”中窥探到一个宏大的布局:“飞聊”和“抖信”直指即时通信,“抖音朋友”瞄准了微信朋友圈,抖音本就是一款社交属性的产品,悟空问答试图硬拼知乎,微头条等功能又挖了微博的墙角……今日头条的每一步棋看起来都与社交不无关系。

那场高调发布会的目的只有一个:为搜狐微博造势。

张小龙那时还不是微信之父,著名的 Allen 仍在追赶者的行列里。在他身前,是
Talkbox、Kik、Whatsapp,甚至是米聊。

早在2017年的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,张一鸣就笃定将迎来智能分发和粉丝分发结合的“智能社交”时代,与之对应的就是“千人百万粉”计划,让用户和生产者之间建立起联系,从阅读者转换成订阅者,从单向的阅读到双向的互动。

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张朝阳的急切。

后来者微信能后发制人,靠的是功能优化完善。一定意义上说,张小龙说得对,这些竞争对手跑得太快,却没有掌握好功能多少的平衡。功能太少,用户喜新厌旧,但如果功能太多,产品会愈发臃肿,最终被用户抛弃。微信早期的成功,是野心克制的胜利。

今日头条并不是独行者,百家号、一点资讯、网易号等也在效仿这样的思路,不单单给创作者流量,还要给创作者粉丝,哪怕用户忠诚度还比较弱。

那一年,同为老牌互联网公司的新浪很风光。头年8月上线的微博成了明星产品,一年多的时间里用户数达到5000万,占当时中国网民的八分之一。“不微博就会死”,雪球网创始人方三文的断言让张朝阳们岌岌可危。

可惜,不知道今天的张小龙还能不能想起自己写的另一个段子:你强烈反对的,一定是你自己也拥有的。

并非是今日头条刻意要入侵社交赛道,而是新兴的互联网产品都有了社交化的属性,至于为何是今日头条站在了微信的对立面,“头腾大战”是一种可能,张一鸣的野心是一种可能,今日头条庞大的流量和关系链又打下了基础。

马化腾和丁磊都发出了自己的“子弹”。

最近腾讯很烦。

还要一种可能是今日头条自身的突围,诸如今日头条、抖音等产品的用户增长逐渐见顶,增速放缓成为摆在面前的困境,社交可能是今日头条用来沉淀用户关系,挖掘流量价值,寻找潜在增长点的必然选择。

用前者的话说,这是一场“不计成本”的战争,“我们投几千万广告,新浪就投几千万广告进行追杀”。为了吸引名人入驻,腾讯送出过无数台苹果手机。

今早,国家新闻出版署又宣布对网游采取总量调控。腾讯股价再度下跌。腾讯在舒服日子里待太久,以至于有人发了个揣测贴,说张小龙去年有一半时间在国外打高尔夫。这种传言说着说着大家就都信了。

02

硝烟弥漫中,没人想到张小龙的微信会扮演终结者。

但这种优渥或者说对外展现出来的优渥态度,一夜之间似乎也失去了。

微信七年,十面埋伏 – 微信,子弹短信,社交 – IT之家。作为被挑战者的微信,还没有正面回应。

这应证了哈佛商学院迈克尔.波特教授的那句话:“挑战者必须找到不同于领先者的新竞争方式以取得成功。”能够战胜新浪微博的,必然不是另一款微博。

8 月 24 日,钉钉 CEO
无招在一次峰会上演讲时说,滴滴、今日头条、快手所有这些顶级互联网公司,没有一家在上班时间允许使用微信工作,就连腾讯,上班时间也不允许使用微信办公。

张小龙在1月9日的“微信之夜”中,进行了一场长达四个小时的拖堂演讲,偶有调侃其他厂商的产品观,但90%的篇幅还是集中在微信本身,比如首次谈及自身对社交的理解,什么是沟通的本质?

张小龙向马化腾发出那封历史性邮件时,其实已经晚了一步。

这句话本身所想表达的意思,倒没什么大问题。多数企业都有自己的办公协作系统,越是大企业,越需要一套企业社交工具,不能放任在微信里。虽然无招表述的不够严谨,但大概意思不差。

微信完全有理由无视一切挑战者。按照官方给出的数据,微信的月活用户在2018年9月达到了10.82亿,成为国内历史上第一款10亿级DAU的产品。在巨型APP通吃一切的时代,微信所建立起的护城河不言而喻。

那是2010年11月的某个深夜,张小龙在邮件里提出,应该绕过微博去做一个类似kik的产品。后者是一款极简的即时通讯软件,上线半个月就吸引了100万用户。

唯一奇怪的是,这样一个表述上的误差,居然引来了腾讯的回应和追打。这倒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

不过,YY李学凌听闻今日头条可能上线“飞聊”后,直言“我看到了太多成功的因素,我觉得机会真的可能来了。”所谓的机会,大抵就是“天下苦微信久已”。几乎每个人的微信里都有乱七八糟的微信群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微商广告,人们一边吐槽,一边还要忍受微信。

“马上就做”,马化腾回复了四个字。

钉钉挑衅微信,早就这不是什么新鲜事。这家公司从诞生开始,就气势汹汹,要在社交王国里搞一轮革命。为此,钉钉包下过报纸头版广告,嘲讽微信群聊不安全,也设计过挑衅微信的创意海报,一路贴到腾讯楼下。

这种逻辑听起来很有道理,却也站不住脚,早在短信时代的时候,手机里的垃圾信息就比有效信息多。罗永浩的子弹短信验证了即时通信的低门槛,已经有太多的云服务,压根不用投入太多的研发资源。可子弹短信、魔晶等复制了IM功能,却无法替代微信的关系链,没有足够的用户时长,结果往往是“月抛”。

而此时,在北京的小米办公室里,雷军团队已经快马加鞭赶工1个多月了。12月20日,这款名为“米聊”的产品上线。

无招也不是第一次主动发声,过去几年,无招多次在公开场合历数微信是精神鸦片、效率低、不安全、破坏专注力和创新等等。这些表述,无一不比这次的口误更尖锐。但腾讯和微信从未应战过。

张小龙在拖堂演讲中表示“停留时长不是衡量App的核心价值”,微信的原动力则是“做最好的工具”。或许张小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在用户眼里却没有太多不同,近两年所有APP的方向都是尽可能多的占领用户时间,微信的公众号、小程序、小游戏等,看似在丰富微信的工具属性,又何尝不是获取用户时间的手段呢。

雷军很得意:他突袭了马化腾的阵营。这被业界戏称为“草根”和“富二代”之战——小米当年刚成立,而腾讯已经是拥有7亿QQ用户的社交帝国,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。

反倒正是这句表达,让腾讯有点坐不住了。

倘若不是在用户上停留了太多时间,微信赖以生存的高效率也就不复存在。

雷军的底气一部分来自“密探”消息。根据他从腾讯深圳总部大厦打听到的消息,“腾讯给了我们3个月的时间”。

先是公关老大张军亲自出马,朋友圈和微博上公开怒怼,”
我们有这个规定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03

他没有料到,奇兵会从广州杀出来。

接着,微信官方账号 ” 腾讯微信团队 ” 也罕见地转发张军的朋友圈,”
难道天天上我的是一帮假同事?”

子弹短信们的困境,恰恰是今日头条的优势。

2011年1月,微信上线,只比米聊晚到1个月。半年后,雷军的预感已经不太好,他在内部会议中坦言:

这句转发有多诡异呢?这个账号上一次发微博是什么时候?2016 年 6 月 1
号。而整个 2016 年,这个账号只发了两条微博。

即使没有去创业,张一鸣也会是一位知名的心理学家,因为他总是能抓住用户想要什么,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等尤为擅长让用户“上瘾”,哪怕是一二线的95后,还是五六线城市里的叔叔阿姨。

“如果小米跟腾讯硬碰硬,能胜出概率接近于中六合彩”、“如果腾讯一年后才有所反应,米聊胜率是50%,如果腾讯两三个月就有反应,米聊应该100%会死掉。”

一向沉得住气的微信团队,也居然被无招的一句无心插柳给炸得坐不住了。位子稳固时,谁都是沉稳大度的,位子不稳时,你反而会急于辩白。

回头思考张一鸣的“智能社交”,智能分发的使命已然完成,粉丝分发的完成度则要大打折扣。今日头条上会推荐关注账号的内容,微头条几乎在复制微博的玩法,但用户想要分享一条资讯给好友,更多的还是会选择分享到微信或QQ,APP内的互动并未形成。这可能也是今日头条曝光“飞聊”、“抖信”等产品的原因。

米聊奋力反击过,但内外夹击显然让它力不从心。

今时不同往日。今时今日,腾讯在游戏领域产品创新不力、收入下滑,内容赛道上,今日头条战鼓喧天,而在一向最坐得住的社交领域,如今也是大军压境。

但今日头条的社交梦还需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:怎么抓住用户的社交需求?微信的成长过程是先抓住了用户的社交需求,然后依靠公众号、朋友圈、小游戏等让用户有更长时间的停留。今日头条的社交却是逆向的,先用算法占领了用户时间,如今开始思考如何建立起社交关系链,二者有着本质的差异。

缺乏做社交的经验使它上线的“米世界”不被用户青睐,也曾因技术问题一天宕机5次,又在外部推广时遭遇微信碾压——米聊曾不惜血本买下了某着名iPhone论坛上的广告位,第二天却发现,在他们上方位置更佳的广告位上赫然躺着微信的推广。

以子弹短信为例。子弹短信在聊天功能上的少许改变,立刻就足以引发病毒式传播。以今天子弹短信的体量,想要以几个功能改善来挑战微信生态,的确还有点儿远,但若将子弹短信视作一次传播话题。那么,这背后的用户心理就很值得玩味了。

占领用户关系链和用户时间的差别在于,前者可以凭借运营手段实现后者,后者向前者过渡却存在很高的门槛。像B站那样的产品,占领的大量的用户时间,新近火爆的音遇,也有了近百万的日活,以及Soul这样的陌生人社交,结果都是“弱关系,强社区”,今日头条要挑战微信面临着类似的难题。

原本作为“铁人三项”之一的米聊渐渐被弱化,后来定位变成小米“发烧友聚集地”。2011年8月7号,距离第一代小米手机发布还有9天时,雷军在微博中感慨:“舍得,有舍才有得,小舍小得,大舍大得。”这在后来被视作米聊边缘化的信号。

有个朋友用这句话来形容子弹短信背后的微信态势:天下人苦微信久矣。

04

而此时,微信已经势头强劲,凭借语音对讲、查找附近的人、摇一摇等功能,它的在各大应用商店的下载量扶摇直上。

猎豹移动 2018 年 Q1 报告显示,与去年相比,2018
年以来,微信的周活跃和周人均打开次数都有了明显下降。QQ 和 QQ
空间的月活更是从 2016 年开始持续下跌至今。

为了寻找药方,今日头条很可能在新世代上下功夫。

宝马娱乐在线,那年11月,马化腾在深圳一场晚宴上向财经作家吴晓波宣布:微博的战争结束了。

微信曾经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,但今天,微信已经生长为一个臃肿的生态。不知道张小龙是否意识到,自己正在成为曾经怒喷过的那种人:功能太多、产品臃肿。

在张小龙刷屏的时候,今日头条CEO陈林发声称:“小龙在思考重做朋友圈会怎么做,其实我们也有另外一个想法,下周再说。”配图是一张海报,赫然写着“SO
YOUNG,这是年轻的新时代”的字样。

02

敌人崛起,危机四伏。除了子弹短信之外,网易云信也加入了讨伐大军。华为、OPPO、vivo
也都在自家手机上推出社交产品,小米更是悄悄更新了米聊的版本。

每隔五年左右,互联网上都会倾向于这样一种观点:新一代年轻人已经崛起,用户行为变了,新的机会也来了。

雷军没有恋战。

而在目前的所有挑战者中,打头阵的正是钉钉。今年 8
月,中国联通大数据发布沃指数移动应用 App 排行榜,钉钉超过 QQ 邮箱,以
5251 万日活冲上了商务办公软件的第一。

从不怀疑这种观点的正确性,点煤油灯读书的70后,玩小霸王长大的80后,被互联网养大的90后,以及抱着手机长大的00后……不同代际势必有着不同的认知,并将左右他们的价值观和社交行为。特别是到了现在,代际之间的跨度已经被缩小到五年,那么改变格局的机会也就更多了。

2012年5月,雷军在某次和马化腾同台演讲时坦承,米聊输给腾讯是情理之中。而米聊负责人黄江吉后来在回忆这场开始就底气不足的战争时感慨:将成功寄望于腾讯犯错是痴人说梦。

如果以生态为社交产品终极标准的话,钉钉也毫无疑问是最有威胁的挑战者。社交产品想要挑战微信,需要有两个前提:(1)用户迁移成本低(2)复刻真实社交场景,产生有效互动。

新一代年轻人早已成为社交创业者觊觎的对象,不遗余力鼓吹这代年轻人有多不一样,比如说xswl、zqsg、ssfd这样的黑话,90后的笔者已经难以直接理解其中的含义,但创业者一次次宣称这是00后社交中的常态。

张小龙开始所向披靡,微信让他成为社交场上毋庸置疑的“战神”。

钉钉选择的商务社交赛道,正好解决了这两大问题。办公、商务是高频刚需互动场景,甚至可以占据现代人社交的一半以上。而从企业端入手,又足以解决用户迁移的问题。

于是乎,一些围绕年轻人创造的社交平台愈发多了起来。音遇的场景不是聊天,而是类似歌曲接龙的游戏;Soul不再像早期的陌陌那样“约炮”,而是主张“灵魂社交”;一度爆红的狼人杀,无外乎以游戏为场景;此外还有声音社交、视频社交……一个个好故事被制造出来,美丽而缥缈。

2012年7月,这位总以“起不来”为借口不去深圳开例会的人,一反常态在腾讯内部进行了一场马拉松式的演讲——用8个多小时、180多页的PPT讲解“微信背后的产品观”。

这种打法,颇有些抄了微信后路的意思。熟人社交之中,商务办公社交的需求,至少要占据半壁江山。设想一下,如果以后大家只在钉钉里走流程聊合作,你真的需要在微信上加那么多群和陌生人吗?

斗舞、K歌、黑话、蹦迪等可能是新一代年轻人身上的标签,并不等同于年轻人的真实生活,这些剑走偏锋的社交产品,或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吸引到年轻用户的好奇心,最终难逃被遗弃的命运,zepeto不就是最新的例子吗?

1700多人参加了这场不对外公开的讲座,腾讯为此设立了17个分会场。当晚11点半演讲结束时,略显疲惫的张小龙用“我所说的,都是错的”作为结语。

大家很喜欢讨论腾讯投资战略的失误。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在于,腾讯近年来的战略,是以流量和入口资源供给自己的投资的公司,让别人去和其他巨头短刀相接。

有些讽刺的是,95后、00后离我们并不遥远,他们有特立独行的一面,成为品牌差异化营销的着力点,可这些与众不同是否适合社交这样重度的产品,只需要找几位年轻人问一问他们使用微信的频率。

这份演讲内容很快风靡产品经理圈。

这颇有点儿江山永固的意思。但事实上,互联网的世界,只有战争才是永恒的。微信是战争的产物,是当年社交大战的终极赢家,但坐上头把交椅,腾讯想靠微信的流量来自建长城,这似乎不太符合国情。

05

那年,微信上线了两项影响至今的功能:朋友圈、微信公众平台。这成为此后几年微信一骑绝尘的基石。

因为互联网没有长城,而要抵御竞争,你也不能指望地方武装来卖命。打仗亲兄弟,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一个老掉牙的观点:打败微信的,不可能是另一个微信。

新的狙击者很快入场。当年围绕微博的鏖战被复制在了2013年的移动互联网社交场里:易信和来往分别带着丁磊和马云的期许出现了。

可惜,腾讯投资的大战略,反而使得自己的团队战斗力虚弱。放眼望去都是被投资的地方武装力量,反而让自己那支曾经擅打胜仗的团队,变成了提笼遛鸟的八旗子弟。企业微信今日已经完全不是钉钉的对手,微信自己还体胖多症,而在内容赛道上,流量争夺战中,战斗力也不敌头条。

要证明这个观点并不难,可以引用凯文·凯利的那句名言,也可以参考子弹短信、来往、易信等殉葬者。

8月上线的易信是网易和电信合作的产物,最初主打免费短信和电话留言。不过,当时微信活跃用户已经达到4亿,业内有人预测:易信是一款注定失败的产品。

无招的发言,争的根本不是一言一语的得失,背后是钉钉持续征战的野心和野性。别人的铁骑踏过来时,光跳起来叫是没什么用的。至少目前看起来,腾讯面对全面战争,首先亲自出战的却是公关团队。但你总不能靠文工团来打一场胜仗吧?

或许张小龙对“沟通”的理解不乏借鉴意义,“沟通就是把自己的人设强加给对方的过程”,强调的还是个体在群体中的认同感。反观音遇、Soul、zepeto这些新兴社交平台,看到的都是不同圈层的行为,而忽略了单个个体的需求,所以微信成了巨无霸式的社交,其他产品的定位更像是社区。

丁磊一度不信邪。

嗓门太大,是身处多事之秋的焦虑注脚。大战在即,口水先行,但愿张小龙还没忘记自己当年的誓言:哥爱的不是产品,是战争。

可以给出这样的论断,陌生人社交、圈层社交、个性化社交等仍存在机会,但要厘清这些机会的价值所在,当真是颠覆已有社交架构的起点吗,切莫本末倒置,看到了小的圈层特点,忽略了已经成熟的用户习惯。

他赋予了易信正义之名——在他看来,易信存在的价值之一,就是“保障中国的绝大多数微信用户不被腾讯欺负”。

来源:互联网的一些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把目光重新聚焦在今日头条身上,还需要验证自家流量的价值:用户愿意把时间花在喜欢的内容上,是否愿意把自己的关系链也留给今日头条呢?如果找不到挖掘个体需求的G点,终究只是社区而非挑战微信的社交。

于是,易信上线发布会上,丁磊拉来张朝阳、齐向东等人站台,还在群访时对记者喊话:易信拿出免费流量和短信后,腾讯肯定猴急,结果就是会开放很多特权,“最后得好处的还是你们嘛!所以你们要给我们鼓掌啊!”

责任编辑:

互联网进入到红利末期,流量成本越来越高,假如有机会将流量价值最大化,几乎所有的玩家都不会置之不理。恰是如此,社交江湖注定不会平静。

▲图:张朝阳齐向东共同出席易信发布会

在9月的一场私人聚会上,他又评价微信的某个功能设计毫无道德,就像“五星级酒店楼下开的妓院”。

然而,这场与电信公司的合作显然并不顺利。易信发布后的24小时里用户增长超过100万,但仅仅2个月后,增速就出现停滞。最终,它花了11个月才实现1亿用户,比原计划多出近一半时间。

期间,电信的强势让丁磊不堪其扰,“电信的人每天都会问我各种数据,我第一次有打工的感觉”。这位32岁就成为首富的互联网创业者,在圈里以自由随性而着称。

上线一年后,丁磊在公开信里给易信打了个及格分,并表示“必将越战越勇”。但后来的事实证明:他食言了。

03

易信上线的2013年8月,风光属于微信飞机大战。

这是张小龙为微信5.0版本选定的“彩蛋”,也被外界认为是他“性和暴力”美学的一次体现。这位喜欢枪械和CS的产品经理在4款备选方案中挑中了黑白素描风格,制造了那年夏天最火的快感释放品。

这样的风光,马云也想要。

早在2013年3月,马云就向马化腾坦承:看到微信很紧张。6个月后,来往上线,同样定位为熟人社交软件。

作为阿里网络通讯事业部的第一个核心项目,它被马云寄予厚望,首期推广费就砸了2个亿。他还一度在内部发信,规定2013年11月底前,每位阿里员工都必须在来往上拉到100个公司之外的用户,否则视为放弃年终红包——当时阿里员工总数约有24000人。

“我们和别人比的不仅仅是技术,实力,我们比的是每个阿里人的团结、毅力、速度、耐心”。

马云身体力行着内部信里的这些话。他强迫所有家人安装了来往,又把朋友圈搬了过去。赵薇夫妇来了,李连杰发起了扎堆“无明问无名”,还拉来黄晓明、马伊琍、孙俪、何炅等一众明星,史玉柱每天忙着跟马云互动,他称马云为“马小和尚”,后者回敬以丑女照片。

▲图:赵薇进驻来往扎堆

任志强更是高调表态:我不喜欢微信,我喜欢玩来往,因为圈子就在来往上。

不过,这一次,马云没能复制当年以弱胜强干掉eBay的辉煌历史。

2014年,来往逐渐式微。耗费上亿美元后,它最终在2015年11月改名为“点点虫”,主打阅后即焚,彻底放弃了和微信的正面竞争。

而后来被马云嘲笑“把一手好牌打烂”的微信,在2014年1月上演了一场对阿里的“珍珠港偷袭”——那年春节,原本只是为了内部方便的微信红包功能意外走红,超过800万用户收到4000万个红包。

支付宝自此有了最具威慑力的竞争对手。

阿里后来试图在支付宝的地盘上向微信掀起反击战——2016年11月,支付宝上线“圈子”功能,规定芝麻信用分高于750分的女性用户可以发布图文。但事态很快失控,“校园日记”、“白领日记”里出现很多大尺度美女图片,支付宝因此被戏称为“支付鸨”。

风波最后以彭蕾的道歉《错了就是错了》结束,圈子下线,团队负责人被撤职,蚂蚁金服表态今后不再碰社交。

几个月后,马云被问及此事,他称公司高层当时没人知道要做这项功能,从事后数据来看,“发图片的人明显是有预谋的”——战场上的明枪暗箭从来都不会少。

04

“钉钉的目标是什么?”

“十亿人使用。”

回答者是钉钉CEO陈航,花名无招,曾经是来往产品线的负责人。

2014年5月,“死过一回”后,陈航带着原来往团队的部分成员,搬进了湖畔花园马云当年创业的那套三居室,也是诞生过淘宝、支付宝、天猫、菜鸟物流等明星项目的阿里“福地”。

不过,这款办公通讯软件直到几个月后才成为马云眼中的“惊喜”。后者去复星集团参观时,听到了来自外部对钉钉的夸奖:帮复星解决了不少管理问题。

这显然成为了一个信号。没多久,钉钉成立事业部,陈航迎来第二次机会。

来往失败给阿里留下的重要一课是:即使投入最丰富的资源,阿里也并非无所不能。而太多的关注和期望,往往也容易导致“富营养化”式的失败。

于是,扩张后的钉钉团队得以在西溪总部基地之外办公:硬件团队保留在湖畔花园,软件团队放在距离基地4.1公里的龙章大厦里。阿里管理层为钉钉设置了决策绿色通道,时任CEO张勇还在2017年9月向钉钉员工表态:

“我对钉钉的态度只有一个:不打扰。”

当年12月,钉钉用户突破1亿。陈航后来形容:“我们像绝壁求生的猎人,不经意却闯入一个深藏宝贝的山洞。”

逃离与微信的正面战场后,陈航才意识到自己此前并不懂社交媒体平台。而在企业应用的新战场,他显然领先了一步:企业微信直到2016年4月才上线。最新的数据是,钉钉上的企业组织数量已经超过700万家,比企业微信的4倍还多。

在微信占据绝对优势的社交战场里,另一位幸存者是陌陌。

陌陌与微信同年成立,主打陌生人社交。如果说,张小龙只能在“摇一摇”、“飞机大战”这些功能设置里加入性和暴力的隐喻,他的湖南老乡唐岩就很直接了——多年以来,人们提到陌陌就会想起性、约炮神器。

《创业家》杂志曾在2012年1月封面文章《交友大爆炸》中如此评价:

“大公司的‘羞涩’给了致力于‘陌生人交友’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机会。他们毫无顾忌,在大公司徘徊的区域勇往直前;在这一战场上,‘陌陌’们与微信面对的都是‘陌生人’。与腾讯有竞争关系的创业公司第一次有机会和巨人同时出发。”

陌陌与微信共存至今,但这两款产品都已不再是最初的模样——前者如今的主营收已经来自直播业务,在最新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中,其直播收入为4.11亿,占总营收83.2%。

而如今的微信,显然也不是张小龙最初期待的模样。

2010年11月,深夜加班中的张小龙在饭否上吐槽:一个产品,要加多少的功能,才能成为一个垃圾产品。

6年后的11月,他在微信公开课上首次露面,不无忧虑地建议用户远离微信,因为用户在微信里面花的时间太多了,几乎是上瘾状态,他很担心。而真正好的产品,应该是用完即走——不过,这段话看起来更像是为3个月后正式上线的微信小程序预热。

微信的功能已经越来越多,它真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,也换来了“天下苦微信已久”的吐槽。

当一款产品对整个公司具备了战略意义时,妥协总是不可避免。

这是宿命。强势如张小龙也很难逃脱。

05

微信月活用户在今年3月超过了10亿。

根据工信部数据,截至今年3月底,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数为13.2亿。这意味着,很少有人能够无视或者彻底逃离微信构建起来的庞大虚拟世界。

一家独大的社交战场难免显得无趣。

于是,子弹短信带着挑衅意味入场了。它出自快如科技,一家由36位平均年龄27岁年轻人组成的新公司,锤子科技是投资方之一。

在罗永浩精湛的宣传攻势之下,子弹短信确实让很多人燃起了对新故事的期待。

它披着漂亮盔甲而来:上线11天,总激活用户数超过500万;7天完成1.5亿融资;包括腾讯和阿里在内的大公司投资部,以及51家VC接触过这家年轻公司。

此外,由于连续多日盘踞App
Store社交免费榜第一名,下载量太大,子弹短信一度被苹果误认为有刷榜行为,罗永浩第一时间在微博求助,希望有人能引荐苹果中国区的人认识——这无疑带着老罗式的洋洋得意。

不过,很多第一时间下载子弹短信的用户目前还止步于尝鲜。在这款新兴应用中,他们找不到交流对象,多数人的社交关系链依然保留在微信里。

与此同时,子弹短信也爆出了涉黄内容、用户隐私条款过于傲慢等问题。

▲图:罗永浩微博回应子弹短信涉黄问题

这些荣耀与风波,如同肾上腺素一样注入罗永浩体内,让他成为这场战事里最亢奋的战斗者。

重新站在聚光灯下,再次扮演挑战权威的勇敢者,他对这个熟悉的角色很适应。他在微博中频频发声,充当新闻发言人。

对于坊间“子弹短信是否在挑战微信”的讨论,他显然也是得意的:“快如科技也没有想着能颠覆微信,但切一块蛋糕是有可能的,万一切下来了呢?”但看得出来,他已经学会不把话说得太满,为自己留条后路。

毕竟,在社交战场上,倒在微信脚下的死伤者已经太多。

战火之中,马化腾和张小龙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沉默。正如过去七年里,他们面对所有挑战者时的态度。

子弹来了,硝烟已起。但真正的终结者,还有待尘埃落定之时才会露出真面容。

相关文章